全民公投“班委会”

    每一届接新生,全民公投“班委会”是我的必修课。

  我的班委会由五名值日班长构成,这五名值日班长将在周一到周五中轮流“执政”,从早上开门安排值日到晚上监督打扫、关窗关门。一天中全权掌管班级事务,这对值日班长的责任心和能力要求其实是相当高的。


  每一届的大选一般都安排在入学后第三周,目的是让候选人有足够的机会给学生表现、展示自己的态度和能力。这两周中,我会安排所有候选人一天“执政”的机会。这两周中,15名“临时班长”不但会在自己执政的日子里认真对待工作,甚至在其他“对手”管理的日子中也不失时机地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。这两周中,我根本不需要担心临时班委会的执政效果,因为有很多人抢着管,很多人争着做。


  前天下午的第三节课,我新接手的初一(3)班全民公投“班委会”。公投之前,我先对所有“选民”进行一番思想动员,让每个学生本着对班级负责,对自己的负责的态度对待手中的选票,然后我简单陈述投票的方法。


  当学生接过选票的时候,我能清楚感觉到他们的那份庄严与慎重。就在投票前的一刹那,我还是担心有学生存在拉票之类的舞弊行为,临时性宣布了中国特色的民主集中制,我们每人选五个心目中的班长,当场在黑板公布候选人的得票数,班主任将取前八名,在前八名中确定五人。当票数最终统计结果呈现在黑板上的时候,我为自己最后的“决定”后悔,得票数的确和我平时观察的情况吻合。


  我当即宣布了前五名的任职决定,并把紧随其后的三名学生列为候补对象,日后如果哪个值日班长工作不力,将会再次公投该班长的去留。


  在班级管理中,尝试一些民主的举措,也算是给学生幼小的心灵些许“民主精神”的启蒙。

改练笔的一些“收获”

    改一次练笔,总能有不少的“收获”。

收获一:学生最喜欢幽默的老师


    刚开学,很多孩子都着笔于自己的新校园、新老师。两个班学生中多数都写到最喜欢地理老师,因为地理老师能用幽默的语言来讲述地球深奥的道理。


    教师教什么固然很重要,怎么教更不可轻视。对于初一的学生,纵使你讲得博古通今,他提不了神,还是枉然。昨晚吃晚饭,一位姓王的教师讲述了他数学课上的笑话。为了让学生记住亿这个单位到底是1后面几个0,他把自己都给“牺牲”了。他告诉学生,其实不需要死记,亿这个单位是1后面八个0,八个0就是八个蛋,简称八蛋,班上姓王的同学中午回家吃饭直接喊老爸王亿就行了。所有学生一脸茫然,看来对初一学生来说,幽默指数还要注意控制难度。王老师见状,只好再次启发,八个蛋前面如果姓王,就变成什么了?学生立马笑翻天。


    我的课堂严厉多于幽默,这是学生对我的评价,必须反思自己的课堂,看来以后在课堂上得多花点心思在逗学生开心上面了。


收获二:中国有母系氏族倾向


    上周练笔中有不少学生谈到中秋,晚上的聚会居然大多数是赶到外婆家去团聚,没想到这样的学生还不在少数。个人推测,一方面是因为当今男同志高风亮节,另一方面时下,夫人在家里逐步都已掌握了政权。


    最喜剧性的一个家庭,孩子和爸妈赶到外婆家去团圆,但遗憾的是舅舅和舅妈没能过来,原因是去舅妈家团圆了。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进,家庭的格局正在慢慢发生着变化,本族似乎有一些母系氏族倾向了。


收获三:反腐,让孩子监督成人


    记得上次,某个地方让孩子监考公务员考试,本人当时看到新闻只是一笑。今天一个孩子写中秋之夜,其中一节专门描述上门送礼的那些面孔。我先是一惊,然后失笑。这个时代,成人都已经“坏”到骨子里了,多给一些机会孩子们,让他们来监督成人,这个社会或许多少还有些希望。